自闭症康复市场有多乱?

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日,当天,广东省残疾人康复协会在官网发布“严正声明”。声明称,网络上出现个别不法人员假借该会名义发布关于开展孤独症康复专业技术人员线上培训的通知,企图误导、欺骗社会大众,诱导消费,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广东省残疾人康复协会的声明,再次把孤独症康复市场乱象呈现在人们面前。

自闭症康复市场有多乱?

一项统计数字显示,中国自闭症发病率达0.7%,自闭症谱系障碍人群超过1000万人,其中12岁以下的儿童200多万人,这意味着每100名儿童中就有1个自闭症患者。

早期特殊教育干预对自闭症患者十分重要,通过及时有效的教育训练和帮助,多数自闭症患者的情况可以得到改善。出于改变这种状况的愿景,自闭症康复服务机构的作用显得异常重要。然而,纵观国内自闭症康复市场,存在诸多困境与乱象。

中国残联康复部二处处长韩纪斌在接受中国市场监管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能够诊断自闭症的医生不超过100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自闭症康复领域,公办机构少,排队时间长,民办机构成为康复领域的主力军,但其中鱼龙混杂,难以辨别好坏。调查发现,目前不少自闭症康复机构的注册信息在市场监管部门无法查询到,大部分自闭症康复机构没有在相关部门备案。

记者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了解到,全国注册名称表述含“孤独症”的市场主体仅有3家,注册名称表述含“自闭症”的市场主体仅有19家,大部分是个体工商户。如成立于2014年7月4日的天津市滨海新区星辰自闭症康复中心,经营范围为精神康复服务、教育信息咨询服务、学前康复咨询服务,市场主体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成立于2012年7月17日的南宁市益晨儿童自闭症研究中心,经营范围为对儿童自闭症的研究,市场主体类型为个体工商户。成立于2019年9月3日的长沙市雨花区小米熊儿童自闭症咨询服务中心,市场主体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为心理咨询服务、健康管理、营养健康咨询服务、健康养生咨询(不含医疗诊断)、各类教育的教学检测和评价活动等。而更多的正在从事自闭症康复的机构,注册类型为咨询公司、科技公司等,经营范围五花八门,但都与自闭症康复不沾一点边。

如恩启儿童孤独症康复平台,记者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恩启是北京正在关怀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18日,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教育咨询、互联网信息服务等。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创办的北京恩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经济贸易咨询、企业管理咨询、公共关系服务、教育咨询、心理咨询(不含诊疗活动)、健康管理(须经审批的诊疗活动除外)、健康咨询(须经审批的诊疗活动除外)等,没有自闭症康复的内容。

自闭症康复市场四大乱象

我国自闭症干预行业起步较晚,一些政策和行业标准缺失,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总结了自闭症康复市场的四大乱象。

01

资质之“乱”

据了解,因为公办机构匮乏,目前全国自闭症康复机构90%以上为民办机构,近一半由自闭症儿童家长创办。这些机构大部分注册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有限责任公司以及社会组织,经营范围没有“自闭症康复”内容。

02

康复师之“乱”

自闭症康复治疗专业人员缺乏,现有康复人员学历偏低,专业分布不均衡,以幼儿师范专业为主,特殊教育与医学相关专业相对较少。此外,我国目前缺少自闭症康复师的从业资格标准和相关的认证体系,这一方面导致合格的自闭症康复师资源稀缺;另一方面,也造成康复师水平参差不齐。根据相关报告,我国现有自闭症康复教师只能覆盖1.3%的自闭症人群,剩下98.7%的自闭症人群无法得到有效的康复训练。

03

康复方法之“乱”

主要是医教职能混淆。研究表明,医疗手段可以解决共病,而自闭症的缓解则需依靠教育康复手段。自闭症的基本疗法以及游戏介入、社会性教育理念、音乐治疗等有效干预方法,在多数机构未能全面掌握。而很多存在争议的疗法,如胃肠道药物疗法、高压氧疗法、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疗法,大多缺乏完整有效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却在很多自闭症康复机构使用。

04

广告宣传之“乱”

在儿童自闭症康复治疗机构的宣传活动中,有的利用儿科专家、工程院院士头像做广告,有的打着“治愈”自闭症的旗号宣称某项技术,有的用“彻底康复治疗”的广告语欺骗家长。

关爱“来自星星的孩子”

据了解,我国对自闭症的认识起步晚,直至2007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才将自闭症康复纳入到精神病康复,要求建立省级儿童自闭症康复训练机构,开展孤独症儿童筛查、诊断及康复训练的专业人员培训,完善管理政策与法规。当前,对自闭症康复机构、康复人员等康复治疗主体的规范化管理机制尚不成熟,也缺乏统一的行业准入标准和监督标准。

2018年6月21日,《国务院关于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的意见》发布。《意见》指出,残联组织和教育、民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卫生健康、市场监管等有关部门要履职尽责、协作配合,加强工作衔接和信息共享,深化“放管服”改革,努力实现“最多跑一次”“一站式结算”,切实提高便民服务水平。教育、民政、卫生健康、市场监管等有关部门要商残联组织完善残疾儿童康复机构管理相关政策,共同做好康复机构监督管理。

《意见》还指出,残联组织要会同有关部门加强定点康复机构准入、退出等监管,建立定期检查、综合评估机制,指导定点康复机构规范内部管理、改善服务质量、加强风险防控,及时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和安全责任事故,确保残疾儿童人身安全;探索建立科学合理的康复服务定价机制,加强价格监管;建立覆盖康复机构、从业人员和救助对象家庭的诚信评价和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机制,建立黑名单制度,做好公共信用信息记录和归集,加强与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信息交换共享;积极培育和发展康复服务行业协会,发挥行业自律作用。

国务院的文件已经讲述得十分清楚,当务之急是有关部门要抓紧贯彻落实,尽快把自闭症康复市场彻底管起来、管好,让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

中国市场监管报记者 王国明

相关 文章

发表评论